网站首页 >> 国内新闻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2022-07-09 来源:三合信息网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别说是易烊千玺本人了,就连身为娱乐圈知识荒漠的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这届明星会因为考编引起巨大争议。在这个 " 厅局风 " 成为穿搭美学、人人都想挤进体制的时候。

昨天人社部官网发布了一份招聘名单。

易烊千玺、胡先煦、罗一舟这三个今年从中戏毕业的 00 后明星,一起考进了国家话剧院。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原本我都等着看粉丝夸 " 体制内男友 " 了,没想到几个小时后舆论急转直下。

突然全网都开始质疑:

" 我辛辛苦苦复习考编,他们连笔试都不需要。"

" 明星赚那么多钱,难道还要跟普通人抢名额吗?"

今天易烊千玺后援会发布了声明,强调整个流程没有违规,表演岗考生不参加笔试也不是今年才有的规定。

国家话剧院的工作人员回应称,后续将做出统一回复。

但依然没有结束质疑,让人着实懵了一下:" 怎么?你们已经开始不喜欢明星进体制了吗?"

" 请单位替我选明星 "

哪怕半年前," 明星考编 " 还是件会被大夸特夸的事儿。

去年底刘昊然参加文代会时的一张照片,曾掀起过网上对 " 体制内男友 " 的追捧。

穿低调的黑大衣、打深色领带,不再是综艺里的乖巧弟弟、电视剧里的高智商学霸。

变成了 " 适合过年带回去见爸妈的体制内男友,仿佛后备箱里随时放满单位发的米面油 "。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年轻演员中重新流行起了 " 老干部人设 "。

但不是像霍建华当年被夸的那种,搞不懂网络流行的老派气质。

取而代之的是乖巧、沉稳、谦逊,知道自己 " 几斤几两 ",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

那些考了编、进了单位的年轻明星们,形象上多多少少都呈现出了类似的气质。或者说当粉丝夸他们 " 国家队就是不一样 " 的时候,最先拿出来强调的就是这个。

2020 年刘昊然被发现进了中国煤矿文工团,是因为他给团里的一出话剧做宣传。

一身朴素的黑卫衣,站在毫无修饰的背景里。

自称 " 中国煤矿文工团的刘昊然 ",不是 " 演员刘昊然 ",更不是 " 明星刘昊然 "。

好像真就是个没粉丝、没名气的小透明话剧演员。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关晓彤、张艺兴通过人才引进加入国家话剧院,据说签的是合同工。

但一样表现得极为谦逊,开口 " 珍惜机会 ",闭口 " 非常荣幸 ",最后落到未来一定继续努力,做个好演员。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无论是粉丝还是路人,都很乐于在年轻明星身上看到这样的姿态。

尤其在娱乐圈还遵循流量逻辑的时候,这些可以被称作 " 单位 " 的剧团、剧院,似乎成了明星的过滤器。

第一层滤网,叫高能力。

" 光有名气没有真本事,国家才不会要你呢。"

宋轶出名之后,在采访中提到自己考人艺的经历。报名后要先筛简历,再经过几轮面试,竞争格外激烈。" 跟艺考不一样,比艺考紧张多了。"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相比于娱乐圈里有时毫无道理可讲的成名、走红,这看起来似乎是更公平、也更优中挑优的选拔。

" 真正厉害的歌手、演员都在单位里 ",一度也变成了共识。

第二层滤网,不浮躁。

对隔三岔五就要被 " 抠图演技 "" 日薪 208 万 " 打击的观众来说,这一点更是直击心灵。

何冰曾在节目里聊到人艺里的一个 " 死规矩 " ——再大的腕儿,回来排练也不能带助理。在外面是明星,在这儿就是演员。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宁静的编制在上海电影厂,刚进厂的时候月薪 195 元,后来升到国家一级演员,每个月的固定工资是 3500。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在认识的明星靠脸就能大把大把赚钱的事实之后,这些 " 单位内 " 的故事对普通人的心理抚慰作用一度是巨大的。

于是遇到愿意考编、进体制的年轻演员,都会情不自禁地高看一眼。

进编制,似乎意味着本来可以靠脸轻松捞一笔的年轻人,愿意收敛锋芒、谦虚做人,谋求一种 " 更长远的发展 "。反过来,放弃编制、走向市场的人则要经受非议和白眼。

蓝盈莹被爆出从人艺辞职后,就经历了一场大型的脱粉回踩。最多的声音是说她" 飘了 "" 不踏实 "。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当普通人和明星的收入差距赤裸裸地被摊在明面上,大家开始本能地对赚钱至上的逻辑感到厌烦。

然而不知不觉中,又开始对另一种标准投去崇拜的眼神。

当过滤器变成镀金器

某种程度上来说,像易烊千玺这种 " 挑不出毛病的 00 后 " 形象,原本是很符合大家心中的编制内人设的。

够低调——不会隔三岔五搞绯闻、炒作。

够谦逊——自带巨大流量,却愿意在费力不讨好的正剧、社会议题电影里打转。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如果早一年半载,或许的确会是另一个全网吹的 " 体制内男友 "。

只可惜恰恰是现在,赶上了普通人都在扎堆考公考编。

在几千分之一的录取比例下失败,然后二战、三战,再去找工作,认识到人生的残酷。

当现实压力摆在眼前," 编制 " 已经不再意味着性格上的乖巧、优质、踏实,只是需要被争抢的资源本身。

在年轻网友对这件事的愤怒中,有个喊声最大的理由—— " 我每天背题到深夜,明星考编居然可以不用笔试,也太容易了 "。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这种指责乍一看没什么逻辑。

一直以来,剧院、文工团的演员岗几乎都不需要笔试。这跟明星的标签无关,而是跟职业本身有关。毕竟艺考生的文化课分数线,也比常规高考低了不只一点半点。之前被夸 " 踏实 " 的年轻演员、被赞厚积薄发的老戏骨,多半也没做过笔试题。

但当时没人会要求他们 " 回去重考 ",只会看到不浮躁、肯钻研、有艺术理想。

刘昊然进入煤矿文工团的时候,有文章是这样写的:" 演员岗位没有笔试,全靠专业技能来撑着,录取难度很高。"

中国话剧团的田团长在采访中透露,说关晓彤是被剧院主动 " 吸收 " 的。也没人嫌关晓彤没考试、挤占了他人的资源。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在娱乐圈遍地金钱的时候," 进体制 " 三个字本身就代表着约束。

代表着你可能需要推掉动辄几十万一场的商演,去剧院里演一场门票人均 200 的话剧。

可当 " 稳定胜过机会 " 的逻辑逐渐蔓延,已经不只会在普通人身上应验,曾经的过滤器,自然会变成 " 镀金器 "。

在应届生削尖脑袋想挤进编制的同时,明星们也不断在向主流靠拢。

年轻一代纷纷努力考编、进单位,抢着捧起 " 铁饭碗 "。没有愣头青,个个摆出后生晚辈需要多多学习的姿态。名气越大起点越高,越是稳重的像机关办公室里那个 " 最有前途的新人 "。

自带流量的小生小花,以前最好的资源是轻松简单又容易火的古偶剧、青春剧,现在是农村题材、基层题材。

一方面能跟老演员同台切磋,获得 " 磨练演技、爱学习 " 的正面称赞;另一方面还能踩中 " 体制内男友 " 的审美。

还是那句话,如果早个一年半载,这件事不仅不会引起争议,还能降维打击。

有流量却性格低调,是 " 有自知之明的年轻人 "。

大学成绩不错,又有高口碑作品,也符合大众眼中的 " 高能力 "。

只可惜,晚毕业了一年。

输不起的只有普通人

这一年里发生了什么?

2022 届的毕业生经历了难度极高的考研季、就业季。

找出路碰得头破血流,然后不得不承认,宇宙的尽头可能确实是考公考编。

紧接着看到原本在另一个赛道遥遥领先的人,又站在了你这条跑道的尽头。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韩剧《安娜》中,家财万贯的大小姐向女佣抱怨自己 " 很不幸 "。

明星和普通人的考编,确实不是同一种东西。

但区别不在于没有笔试,毕竟月薪几千块的普通话剧演员也不用笔试。更不在于挤占了其他人的名额——如今正在挑灯夜战的考编人,大概这辈子也不会去报考话剧院的演员岗。

而在于当潮水涌来时,总有人能提前站在山顶。

从昨天到今天,我看了很多关于这件事的讨论。

有些观点——比如 " 明星抢了我的考编名额 "" 艺术生凭什么有特权 "" 里面一定有猫腻 " ——一边看一边觉得狗屁不通。

但脑子里却总是忍不住想起,之前 " 极昼 " 采访过的,脱产考研三次的二本女生。

三年没有换来硕士录取通知书,只换来了上涨 20 斤体重和腰椎间盘突出。最后一次她的分数比去年国家线高 1 分,但今年分数线偏偏涨了 12 分。

于是决定找工作。一个月投了大约 150 份简历,只收到过 2 个 offer。一份月薪 3000 元,单休,是开榴莲的直播间里做信息录入;另一份月薪 2000 元,大小周,半年试用期。

看她拒绝,HR 还有些不屑," 两千很好了,你一直考研,现在没经验也没人要。"

秋招过去了,春招过去了。最终女孩决定四战考研。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女孩备考用掉的笔。图源极昼

普通人总是在面对艰难的选择。

大学要学什么专业?会不会四年学出来就热门变冷门,毕业即失业?

本科毕业要不要考研?如果失败会不会影响找工作?

第一份工作要不要去大厂?赶上裁员怎么办?

考公考编该选什么岗位?要不要为了保留应届生身份暂时放弃就业?

选的胆战心惊,抬头却发现有人已经把几个选项捏在手里,第一反应当然是不满。

" 凭什么站在金字塔顶尖上的人,永远能拥有更多选择呢?"


明星进体制,怎么开始不招人待见了?

明星考编被骂,或许真的不全是明星的问题。

这半年来,考研、考公、省考、教资 …… 几乎每一场考试都要上热搜。

当通道变窄,可供普通人腾挪的余地越来越小。在焦灼的情绪下,一切跟前途有关话题都成了舆论场上一碰就炸的火药桶。网红、名人们的学分绩点、学历含金量,都被大众更加严苛地反复审视。考研中的泄题、毕业论文中作弊事件,也总比以往引发更强烈的愤慨。

看似人们越来越无法忍受身边那几只洋洋得意的青蛙,但真的是因为青蛙吗?

或许只是无奈于手里的筹码不够输几次,偏偏还得两眼一抹黑地赌。

又或许只是困惑——

" 我不拒绝踏进这条河流,我应该做的全都做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