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国内新闻

求助外卖员给 27 公里外听障父亲送菜,上海女顾客遭网暴后坠亡

2022-04-08 来源:三合信息网

求助外卖员给 27 公里外听障父亲送菜,上海女顾客遭网暴后坠亡

日前,上海市虹口区一市民求助叮咚买菜外卖员余先生,给青浦区的听障父亲送菜。因交通管制,余先生一路辗转,27 公里的路程走了近 4 个小时。

为表达感谢,该市民分别往余先生的微信、支付宝转账,均被余先生拒绝。最后,家属给余先生充了 200 元话费。

此事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后,人们被温情打动。叮咚平台的官方微博称,将给余先生颁发 " 平民英雄奖 ",并给予 2000 元奖金。

但有网友对 "200 元话费 " 较真儿,认为该市民给余先生的报酬太少。

4 月 6 日,网传该市民因受到网络暴力跳楼。

7 日下午,当地派出所证实,该市民已经坠楼,至于坠楼原因,还需进一步调查。问及该市民的身体状况时,该工作人员表示," 人已不在了。"

九派新闻联系到一名自称该小区志愿者的网友,他回复:" 不在了,很难受。"

另据《上观》报道,外卖员发声称," 看到顾客被网暴,我难过得睡不着觉。"


求助外卖员给 27 公里外听障父亲送菜,上海女顾客遭网暴后坠亡

网络截图

【1】一个温暖的故事:求助外卖员为听障父亲送菜

4 月 4 日,余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在 4 月 2 日给那位市民送过菜,3 日傍晚,余先生再次接到了她的电话。

" 她告诉我她人在虹口,爸爸在青浦的家里,老人家只有白米饭了,没有菜,又是听障人士,手脚不便,生活上比较困难。她说她之前每周都会给父亲送做好的菜送过去,但是现在没办法了。她在找到我之前已经在平台上挂了一段时间单子了,加了配送费也没人接单,真的是太着急了。"

余先生回忆,该市民给他打电话时,声音里带着哭腔,他 " 一下子就心软了 ",答应下班后帮忙送菜。

从虹口到青浦单程距离 27 公里," 我当时心里也知道有点远,但别的也没多想,马上就开始想电瓶车肯定支撑不住,中间怎么换电瓶的事情。" 最终历经 3 个多小时终于将菜送到老人手上。

至于报酬,余先生称谁都有困难的时候,他不忍心收钱,但对方还是坚持往他手机上充了 200 元话费。

后来,当得知该市民在网上被人谩骂,余先生称他这两天压力很大,都没这么睡着。他再次强调自己帮忙不是为了钱。他平时也不怎么玩微博," 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又怕一解释给她带来更多麻烦。我就安慰了几句这个顾客。"

【2】一个难以接受的结果:顾客坠楼,警方介入调查

6 日下午,一位上海当地博主发布了他和该市民的聊天记录,该市民自称 " 叮咚买菜小哥事迹原博 ",她表示 " 没想到本来是想宣传小哥事迹的,结果评论区一片关于 200 元话费的指责。"

随后她澄清道,按照当时的路线,1.5 小时就能抵达,没想到用了那么久。余先生宾馆的费用是叮咚买菜指定的,并不需要他本人额外承担费用," 当天配送之后,就非常感动了,给小哥说了要送锦旗,后来也约了小哥解封后吃饭。"

当天,网传该市民在所住小区坠楼。

7 日下午,当地派出所的一名工作人员说:" 我们昨天接到报警,已经介入调查了。" 当问及该市民的身体状况时,他表示人已经不在了。

九派新闻联系到一名自称该小区志愿者的网友,他回复:" 不在了,很难受。"

关于案件详情,当地警方表示,由于取证困难,还需进一步调查。

【3】面对网暴,平台有没有办法

针对网传该市民曾受到网络暴力,九派新闻联系到微博官方客服。

其回复,针对用户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等权益纠纷举报,用户使用电脑登陆微博后,点击违规微博的右上方箭头标识,可以进行投诉。选择人身权益纠纷投诉流程后,根据页面提示进行操作,并等待处理结果,工作人员收到举报后会在 5 个工作日内查证处理。

微博人身攻击追溯期为自违规发生的 3 个月内,当事人投诉才受理。但在当事人委托他人代为投诉、当事人未投诉但产生恶劣影响,如大量用户投诉或引起大量传播 2 种情况下,非当事人投诉也会受理。

九派新闻梳理发现,微博曾针对寻亲男孩刘某遭受私信网暴事件进行排查。通过排查,站方决定对 1000 余名在此期间发送私信用户暂停私信功能。根据用户举报投诉,团队对相关泄露当事人个人隐私、挑动矛盾纠纷的违规内容进行排查清理,清理内容 290 条。

此后,站方也拟上线两个新功能:一键开启 " 防暴模式 ",开启后用户能够在可选时间内,隔离未关注人的评论和私信攻击;当用户收到大量非正常评论时,将弹窗提示用户是否开启隐私防护功能。

九派新闻注意到,3 月份,针对网络暴力,人民日报连发三篇评论,称 2022 年初,中央网信办开展了 " 清朗 · 2022 年春节网络环境整治 " 专项行动,其中重点整治的五个方面任务,排在首位的就是 " 网络暴力、散播谣言等问题 ",包括借疫情、社会热点事件等挑动网民对立,进行人肉搜索、辱骂攻击等。众多网络平台升级预防网暴能力,新上线 " 风险提醒 "" 发文警示 " 等功能,整治不当私信和不当评论,推动形成预防网暴的合力。

表达有边界,流量有底线。企业做得越大、平台越活跃,相应的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就越大。如果说网络暴力行为是淹没理性、蚕食公序的洪水猛兽,那么网络平台理应成为一道守护精神家园的坚固堤坝。

评论称,一些社交平台、门户网站在防范网络暴力行为方面,还存在责任认识不充分、角色定位不准确、履职尽责不到位、制度机制不完善、管理操作不规范等问题,一定程度导致违法和不良信息禁而不绝。事实上,有竞争力和生命力的企业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网络平台不会被流量绑架、被情绪左右。对各类网络平台来说,唯有立起 " 防火墙 "、架起 " 高压线 ",把信息内容管理主体责任落到实处,才能营造清朗网络空间、呵护健康精神家园,推动互联网这个最大变量成为事业发展的最大增量。


求助外卖员给 27 公里外听障父亲送菜,上海女顾客遭网暴后坠亡

图 / 人民日报

网络暴力行为,不仅冲破了道德的底线,更践踏法律的红线。只有擦亮 " 法治利剑 ",打击网络暴力,才能对不法分子形成有效震慑,对社会风气形成正确引导,进而更好保障公民合法权益、维护清朗网络空间。

【4】律师:受害人锁定实际侵权人困难

在接受九派新闻采访时,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钟磊律师称,网民针对顾客的网络暴力行为,至少是涉嫌侵害了名誉权,均应承担侵权责任。

但是,由于网络暴力一般实施者人数众多,参与度不同,受害者无法准确衡量个别网民在网络暴力实施过程中的责任比例,加之目前各个网络平台在对申请注册使用公众账号的互联网用户实名制认证方面还存在着不足,导致受害人锁定实际的侵权人困难,即使能够锁定,也无法将众多网民全部诉至法院,这就造成了单纯从民事侵权的角度对网络暴力这种侵权行为追责成功的比例较低,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纵容了网络暴力的频发。

其称,如果有网民针对该顾客实施了 " 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 " 或者 " 利用信息网络辱骂、恐吓他人 " 的网络暴力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实施前述网络暴力的行为人导致该市民跳楼自杀身亡,则可能已涉嫌诽谤罪或寻衅滋事罪。

同时,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周兆成律师也认为,网络暴力具有危害的扩散性、影响的广泛性,以及空间的虚拟性和行为的隐蔽性。一旦构成对公民个人的诽谤 则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但是刑事自诉的话,被害人又会陷入尴尬境地——取证困难 ! 长期发展下来,网暴早已成为互联网世界的毒瘤。

他称,面对嚣张的网暴,我们应该落实平台的主体责任。从法律层面,对网络平台应该履行的职责和承担的法律责任进行界定。追究构成刑事犯罪的网暴侵权者的责任,同时对那些听之任之的平台相关负责人也追究其法律责任,加大对平台的处罚力度。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