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奇闻轶事

鬼父的叹息【奇闻异事】

2022-01-18 来源:三合信息网

鬼父的叹息

刚和承包商签完合同,张宇回到家里。家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父亲已经失踪两天了,警察也没有头绪。

警察当然不会有头绪了,张宇看着外面的大槐树想,现在这种情况是最好的。那个老顽固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发财还等什么?过了这村没有这店了,到时候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张宇和父亲是农村里的,祖祖辈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从来都是实实在在的,也没想过突然有一天会有人和你说发大财。

可是一个月前的一天,一个名叫黄霖的男人找到了他们,他自称是一个旅游公司的经理,想买下他们这里的土地的使用权。

人家说的好好的,张宇也很心动,可是父亲就是不同意,说什么祖祖辈辈就是这样过来的,以后要是不种地吃什么。

老人家不仅思想守旧还顽固,弄得张宇不知道如何是好,每天烟都抽下去一包,还是没想到解决办法。后来有一天,黄霖走过来说:“你愿意这么一辈子吃农家饭吗,你就不想到城里去,过好日子?”

张宇无奈地说:“当然愿意,当然想啊,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

黄霖恶狠狠的说:“要是我,任何绊脚石我都不会让他出现,出现了就给他除掉!”

“啊,那可是我的父亲啊,我怎么下的去手。”张宇还是犹豫。

黄霖看他这个样子,不下剂狠药不行,“看你就不是做大事的人,畏畏缩缩的,你要是不要这个机会,我可就找别人去了啊。”

张宇一听就急了,“你给我次机会,给我点时间,我考虑一下。”

“那好,我就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一过,我就找别人去了。”

张宇这三天一直在想到底怎么做是最好的,但当他看见都是土胚的房子,终于一咬牙,下定了决心,父亲啊父亲,您别怪我,我也只是想过上更好的日子,谁让您阻拦我呢。您也希望看到儿子飞黄腾达吧。

就这样,三天前,张宇买了两瓶好酒,做了一桌子好菜。

把父亲叫回家,和父亲说自己已经想通了,不会再奢望着天上掉馅饼的的事情了,父亲显得很高兴,一直夸他,说这辈子有他做儿子一直很省心,张宇的母亲去世的早,一直是父亲把他拉扯大,想到这里,张宇又犹豫了,但是金钱的欲望还是占了上风,张宇在心里说,等我赚了大钱,我会多给你烧点纸,让你在阴间过上好日子。

张宇用绳子把父亲勒死,开始父亲还挣扎,慢慢的不动了,张宇把父亲埋到了院子里一棵老槐树的下面。

老人家都把槐树和鬼联系起来,可是张宇长这么大了也没见过鬼啊,多数是老人家吓唬孩子用的。

张宇看了父亲最后一眼,父亲的脸都是紫色的,眼睛都没闭上。张宇给父亲把眼睛闭上了,就开始埋。

回到屋里,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都被汗打湿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第二天,张宇就联系了黄霖签合同,勉得夜长梦多。

躺在床上,张宇看着房梁怎么也睡不着,窗外月光洒进屋里,亮堂堂的。

“唉……”

突然,一声清晰的叹息声响在张宇耳边。顿时冷汗都下来了,这声音,明明就是父亲的啊。每次收成不好,父亲就这样坐在门边叹气。这声音,就像父亲现在正在他床边看着这个不孝的儿子,无奈的叹息。可是,别人不知道张宇知道,父亲早就死了啊。

张宇战战兢兢的扭过头去,想看看窗边有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有,只是透过窗子看到外面的槐树在风中摇曳着。

张宇想一定是自己的幻觉,是自己太愧疚了,才听到父亲的声音,一定是这样的。明天钱就会到账了,到时候我给父亲烧好多好多钱,就没事了,就没事了。

在这样的惊恐中,张宇也睡着了。第二天他到银行,可是发现钱根本就没到账,他打黄霖的电话成了空号。怒气冲冲的去签合同的地方找他,可是前两天还热闹的办公楼现在空荡荡的,现在,就算再傻张宇也知道自己被骗了,他为了这笔钱把父亲都给杀害了,也不能报警,现在怎么办?张宇欲哭无泪,回到家就对着老槐树一顿哭,一个劲的说对不起,买了好多酒,想着干脆喝死算了。

张宇急得要死,可是黄霖这边却高兴坏了,又骗到一块地啊,那小子肯定不敢报警,这下又有一段时间可以轻松了。

他拿着张宇签名的地产转让证明,上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回家避避风头。刚一上车就感觉阴飕飕的冷风,他以为是车上冷气太足了。“哎,师傅,您把冷气开低点行不?”

那司机师傅就像没听到他说的话一样,他一想,可是慢慢的他感到不对劲了,怎么这司机师傅开车开的七扭八歪的啊,他探头向前一看,正好司机师傅一回头,那铁青的脸,妈呀,那不是张宇他父亲吗!

吓得黄霖打开车门就往下跳,幸好车速不快,他打了个滚就往前跑,就怕那司机追过来。

跑到闹市以后再也不敢搭车了,周围的人都奇怪的看着他,他也不管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子的,慌乱的向前走。一股馄饨香味传过来,他闻到之后也感觉饿了,就叫“老板,来碗馄饨。”

那老板一直背对着他在捣鼓什么,没回答他,他又叫了一声“老板,来碗馄饨。”

这时老板慢吞吞的转过身来,手里端着一碗不知道什么的红通通的东西。

他仔细一看,那哪里是馄饨,就是一碗人的手指,手指上的戒指还那么眼熟,那分明就是自己戴在右手上的戒指啊,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还哪里有手的影子,光秃秃的手腕,血淋林的,再抬头一看,那老板青里泛白的脸,明明就是张宇的父亲。

吓得他掉头就跑,连手也不要了。

他明白了,这人就是恨他哄骗张宇把他杀害,来报仇来了,不赶紧跑还等什么。

可还没跑出两条街,就在前面阴影里又发现了张宇父亲的身影,破旧的衣服,佝偻的身躯铁青的脸。

他要崩溃了,好不容易跑回家里,关上门关上窗户,连窗帘都拉的严严实实的。

他靠在墙边大口的喘着气,终于到家了,应该没事了,会没事的。一边颤抖一边自己安慰自己。

可还没等他放松呢,就看见对面墙角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像个蜷缩在一起的人影,那还能是谁啊,黄霖腿都软了,更别说上前去查看了。

一个劲的大喊“大爷,对不起,是我对不是你,可是杀你的人不是我啊,我真的不知道张宇真的把您杀了啊,我只是吓唬吓唬他,您放过我吧。我下辈子给您做牛做马。”

“唉……”

对面传来一声苍老的叹息声。

“我追着你,不是要你偿命,我这辈子啊,没能力让我儿子过上好日子,是我无能啊,难得有这个机会,可是就算我没文化也知道我们做人要脚踏实的踏踏实实的来,哪能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我一直不同意就是怕他受骗,没想到啊,唉,我就是想让你把该给他的钱给他,你骗人的事,我只收你一只手,只要你把钱给他,我就放过你了。”

黄霖一听当然是满口的答应,说一定会把钱送到。至于他的右手,恐怕以后再也不能签字骗人了吧。

张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他看到自己面前一摞的钱终于喜极而泣,隐约听到身边一声轻轻的叹息声。

唉……

TAG: